期待我们有缘再聚。

【盐焗虾24h】君子一言(侠楼)

  没有肉的ABO,安利一波X事的黑胡椒海盐薯片。

  —————


  厦门夏日炎炎。15岁的张海楼发着低烧,身体软得跟蛇似的,在床榻上扭成对角线。

  张海琪拎着一桶冰进来,快速地把融化的水换掉。

  张海楼转过头来,喊道:“干娘……”

  张海琪捏紧鼻子,问:“今天怎么样了?”

  “比前两天还难受。”张海楼看张海琪还是离他好远像隔岸观火似的,故意说道:“没有一点力气,你看看我是不是快要死了?”

  张海琪怒了,感觉智商受到了侮辱:“还没听说谁因为分化死了的……阿嚏!阿嚏!”

  一个鼻涕泡泡从张海琪的鼻子里喷出来,张海楼的腺体散发着强烈的黑胡椒信息素的味道,也是绝了。...

有时会想,张海侠那么优秀,天之骄子,到底是看上了张海盐哪一点?

左思右想,层层推理,最后用脚得出结论:小楼那么……(无法形容)的人,没有人会不喜欢他!!!


【楼侠】异地之前不要吵架

  现代都市情感AU(。白色情人节贺。


  张海楼在去德国的前一天,和张海侠吵了一架。谈恋爱吵架很正常,以至于让人懒得关心他们吵了什么。 

  张海楼这辈子只出过两次国,第一次被干娘派到马来西亚发展张家新置的海外业务,整整十三年,愣是一次也没回去过。张海侠觉得他傻,一开始就申请外调陪他一起来了,这是唯一幸运的事。此后张海楼对离乡结下了阴影。但这次要带他出差的是张起灵,他也就欢喜地跟着来了。

  乘飞机到哥本哈根转机,然后继续飞往柏林。路上张海楼对随行的合作伙伴舌灿莲花,给人下了好几个套,别人还深感这趟赚大发了,对两家的合作自信满满。张起灵身边的吴邪时不时地看他两眼,饶有兴致地思考他忽...

【楼侠】琴瑟(R)

·ABO设定。纯肉,2000k。

·看到海楼和白玉的对话脑子里产生的黄色废料,“我可以要你吗?”。

·小楼一边日虾一边叫是阿枣川流宽宽他们先脑的(指

——

图链>全文

AO3>全文  

顺便宣传一下盐焗虾的群>保鲜柜

张海盐和张海虾一起度过了童年和马六甲的时光,最终一起回到厦门,停在了董馆。再跟着海琪踏上路途的,是接受了张家命运的小张哥。张海盐和张海虾共处同一时空的刻度是等长的。这样想想我好受得多,今天也是溺水的一天。

【盐焗虾】一抔黄土

  零落成泥碾作尘,侠骨香如故


  来到客厅,那里空无一人。张海楼的脸色一变,转头看干娘:“海侠呢?”

  张海琪用下巴点了点墓园的位置:“下葬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张海楼目光顺着那个位置看过去——面前是块墙壁,有些出神。他想到这次他真的再也见不到张海侠了,世界每次带走张海侠,都不跟他打声招呼。两次的最终离别都在他不经意的时候擦过身边,像风一样。

  都结束了。

  他没有急着去看张海侠。海虾瘫痪的那三年里,他每天起床第一件事都会去海虾的房间看看。可是现在海虾不会再等他来了。无论他想对海虾做什么,在海虾面前已经没了意义,他唯有默默藏在心里。张海楼有生以来第一回,传递给张海...

现在CP说再见已经成我雷点了。

复习火影,迪达拉为了狩猎九尾自作主张和蝎分开,对蝎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再见了,大哥。”

然后蝎死了。

小伙汁你再nm见呢?

妈妈的爱永远是最让人温暖和平静的,看到第四十六章海琪安葬海侠的情节,我突然一身轻松,然后第一次笑了一下,感觉力量又回来了。母爱永远伟大,谢谢海琪。


张海虾,张海侠,我会一直记得你的,走好。

【侠楼】武器

  还在厦门的少年侠楼。


  张海琪吐了口烟,看着海岸上的十多个小伙子们。

  他们都用布条蒙住了双眼,其中张海楼还脱光了衣服,只着一条裤衩。他们手上都涂满了颜料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他们必须在有限的范围内互相争斗。颜料代表创伤,如果一个人的左手被涂上颜料,那手就不能用了,如果心脏被涂上颜料,那他就死了。

  “我再说一遍,不准伤害任何人,除此之外可以用任何办法。”张海琪说,“只有一个人能吃饭。”

  张海楼略有一丝尴尬,因为他最好的武器不能用了。张海琪说开始,所有人立刻开始行动。

  她看着张海侠,她最得意的学生。这个游戏的机制对张海侠有利,他能用气味确定所有人的位置,再加上轻盈...

2019是海侠的100年祭日。

三叔今天把前面又双叒改了

  年代久远前面改了那么多遍我也记不太清了,我只能凭借记忆抠糖了。


  -第十三章-


  但就在他到达那个十字入口之前,即将想要动手的时候,边上的青年就告诉他道:“我知道你的打算,但你走到这里的时候,他们早就迅速离开了。而园主正看着你,这条长街也有我们的耳目,过了这个十字路口,就老老实实查案吧。”

  张海盐扶正了军帽,长叹了一声,但也瞬间就放下了自己的想法。这是一场对方准备非常充分,自己临时应对的斗争,他没有胜算,不能有任何的突发奇想,只要他现在回头,张海虾肯定会死

  张海盐以前做事的时候,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,他不是很在乎人的死活,但张海虾变成筹码,他的思维方式就变...

三叔每天杀我一回,方式都不一样

  张海盐控制情绪,他的眼圈红了表现的真情流露,对何剪西说道:“因为我聘用你为我做的事情,不能让其他人知道,而且对我很重要。”

  “那你也不能罔顾黑白,颠倒是非。”

  “为了我的家人,我可以罔顾黑白,颠倒是非。”张海盐冷冷的看着何剪西:“你在这个人世间,难道见到这样没有道理的事情还少么?我保证这件事情对于你来说易如反掌,也不会害人,但如果你不替我做这件事情,我家就会家破人亡。

【侠楼】美人和他走过的红路

  副标题是“槟城阿BIN传”。

  背景发生在槟城,但是没有张瑞朴,大概像南部档案已经沦为番外的食人篇。

  >>>


  阿BIN的名声不好,槟城的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“楼鬼”。

  华侨大概都是用一个鬼字来贬抑其他人种的,什么红毛鬼、东洋鬼、马来鬼、吉龄鬼,等等。在南洋,侨民还有句话叫“风是鬼,水是神仙”,指他们怕风怕得厉害,爱水又很迫切。海上令人闻风丧胆的瘟神也被称作水鬼。侨民给予鬼字的称呼,不是厌就是惧。

  阿BIN一个根正苗红的唐山人,在华侨里却看起来像个异族。赤道终年炎热,太阳仿佛把人的脂肪都榨干了,人显得又黑又瘦,像槟榔屿的猴子。阿BIN则身姿挺拔...

3.1日第十四章细节更新,三叔你他妈

-原文:

出于立场,形势等一系列原因,他没有把这个危险告诉张瑞朴,但他显然认为这个危险非常的严重,就在那几分钟里,他写了一些东西下来,并且将这些信息全部都藏入了那一叠纸币当中。交给了何剪西。


当时他再也没有更好的传递信息的方式。


-更新为:

出于立场、形势等一系列原因,张海虾没有把这个危险告诉张瑞朴,但他显然认为这个危险极其严重,就在那几分钟里,他写了一些东西下来,并且将这些信息全部都藏入了那一叠纸币当中,交给了何剪西。他希望,就算只有一线机会,这些信息可以传达给张海盐。

在后来张海盐知道了这十几分钟张海虾推测出的事情,和他查到的事情相比较,竟然几乎一致后,才真正意识到,张海虾在...

天啦噜,太开心了〒_〒这是怎样的缘分啊啊啊啊!!!

看书的时候:海楼那么骚的一个人咋感觉那么爷们

看图的时候:海楼那么霸气的动作咋感觉那么娇俏

海侠是中分啊?——!!(萌)

我爱他们

今早的更新让我炸辽

“声如名伶,展翅能飞”,这个对海侠的形容真是。

————

  

张海楼对自己蛇相的思考,不由得想到了瓶邪的那句“你们两个在一起,一个会被另一个害死。”

 

更绝的是张海侠早就知道了,他对张海楼的性格和成因一清二楚,但他从不担心海楼会害死自己,只担心海楼把自己作死。

 

张海楼性格莽撞,行为放肆,张海侠在他身边就一直约束他,庇护他。

 

张海侠因为张海楼嬉皮笑脸的对待危险和他吵架,每次张海楼有疑似会惹来祸端的莽撞的行为,张海侠都十分愠怒。然而当祸端来临后,他却安抚他:“没事。”用行动告诉张海楼,我在。

 

觉得海虾和小哥在某些特质上有些像,通晓一切,温柔坚定,深情如雨润物无...

【瓶邪】元宵还是汤圆

  补一下元宵节的日常。

  摸鱼一时爽,一直摸鱼一直爽……

  ————

   

  

  中国南北自古以来就有不可调和的矛盾,咸豆腐脑还是甜豆腐脑,买菜论吨还是论顿,外婆还是姥姥。

  在我和两个北方人同居的日子里,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协调的,不过在重要传统上我绝不妥协。胖子开始骂我矫情,连小年都要分开过,后来就放我自己折腾了。反正他有小哥陪他搭伙,真是可恶!

  正月十五,晴。近日气温已经回暖,树枝逐渐抽芽,环境变得舒适起来了。我醒得比较晚,翻身闭着眼睛往地上摸了一会儿衣服,没摸着,伸头一看屋子里哪有衣服的踪影,估计被闷油瓶拿去洗了。个不会帮我把内裤也洗了吧!我忧愁地...

【侠楼】圆月弯弓

  骚一下。

  事后。

  侠楼,雷不要点开。

  ——


  

  

  今夜的风灯没有点燃,玻璃外面有个金盆似的月亮,炯炯地发着光。两条光着的身子直溜溜地躺在床上,当真咸湿得很。张海盐性格莽撞,刚才没有多想,现在多想也来不及,他不是个会纠结的人,做了就做了。他也没什么心理负担,之前张海侠给他洗了两遍澡,把他抵在床上从头到腰的闻,动作一贯悠闲得很。不过现在都脏了。张海盐把手伸到床头,摸到了眼镜,再往右三公分是烟,他抽出一根点上。

  张海侠翻了个身,横了只胳膊过他的腰,鼻尖正好停靠在他的肩头。张海盐不怀好意地想他的鼻子肯定又在遭遇酷刑,那里现在应该全是汗液和唾液混合在一起的...

【瓶邪】呼吸

  我们在福建住的这个位置,冬天气温比沿海要低很多,完全不是别人以为的温暖的南方。山里的雨村就更别说了,湿气充足,最冷的时候我半夜醒来听见瀑布水泼在屋檐上的声音都有些发怵,好像心里的弦都被冻硬了,紧撑着胸口。有时就会失眠。

  失眠虽然不是什么愉悦的体验,但好在我在雨村的生活很悠闲,在晚上浪费时间和在白天浪费时间都差不多。我心平气和地躺在床上听雨。

  雨声对于我来说是极安静的,盛大的水流将每座房子都隔开了,像飘在海上的群岛。雨声冲刷走了其它声音,整个村子与世隔绝。我时常在滂沱大雨里心无旁骛地背东西写笔记,或边喝茶边享受不被打扰的时间。

  可能是我太熟悉雨的声音了,听着听着,它就沦为了...

【瓶邪】春华秋实

  连续下了几天的雨在夜里停了。张起灵醒后,他在清晨听到了完全不同的声音,鸡声嘹亮,鸟啼娇啭,虫鸣螽跃。看来这是久违的晴朗一天。

  但生活不会因为气候增添新意,这也是平常的一天。

  张起灵把今天能做的事情迅速想了一遍,由于有失忆的习惯,他对信息的归纳有自己极富成效的一套逻辑。这也是他不常开口说话,却在讲述事情时十分清晰准确的原因。吴邪的思维方式也和别人不一样,原理却与他有共通,在长期同居生活后,吴邪已经能从他的细节变化揣测到他的想法。

  

  吴邪还在睡着,侧身对他,呼吸匀称。

  但张起灵不得不把自己的胳膊从他的怀抱中抽出来了。

  也就是这时,吴邪醒了。虽然他现在已经松懈...

【盐焗虾】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

  代架空设定!代架空设定!盐虾无差!

  看了今天的更新,看来是要分别了啊。以后只能自己给自己续命了tt @意宽 

  

  >>>

  行业有行业的规矩,行凶杀人这种事,本来应该在月高风黑的深夜。

  尴尬的是,现在是下午六点。

  

  张海楼撕开中年人嘴上的胶带,扯下他眼睛上的黑布。中年人在椅子上被五花大绑,他看到这是一个破旧黑暗的屋子,墙上挂着可怖的器具,墙角有一个巨大的铁笼。

 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,他甚至没看清他和司机是如何被打晕的,醒来后就到了这儿。他看着面前面容狰狞不像人类的男人,不由得恐惧到了极点。

  张海楼在笑,...

【盐焗虾】同舟

张海侠和张海楼。


诚邀大家去爱奇艺文学的《南部档案》第0卷品一品海虾和海盐的旷世爱情。不好吃回来打我!三叔的原耽写的是真的好!(。

OOC属于我,请大家有兴趣去三叔的原著吧!

 @意宽 请你吃压缩饼干,试一下笔,烂尾不好吃>.<原本打算修一下的,刚才看到你呼唤我,火速去看了更新,就懒得修了。


>>>

  日后张海楼检查这几十年来留存在档案馆的笔记时,发现自己的重要故事,或事故,几乎都以船作为开场,不管他是不是身在南洋。四舍五入后他注定和腥有不解之缘。

  当他这样感慨着的时候,脑子里突然声情并茂地响起了英文版《百年...

“有人踩到了这个烟头。”张海盐捡起烟头,“这烟头里我放了沉香,味很大,只要经过这儿,就会沾上味道,这味道那么难闻,穿透力远,你肯定能闻到。”说着递到张海虾的鼻子下面:“乖,闻一下。”


沉香是治脾肾久虚的。你还真思虑忧郁,损伤心脾,病及阳明冲脉,简称肾亏啊?

磕一个原著的爆哭桥段

《重启》


百日——

我醒过来的时候,躺在哈总铺子外面的躺椅上,边上有一个赤脚大汉在给我扇扇子,一边扇一边看手机视频,不时发出完全不像他身材的笑声。我摸了摸脸,看了看四周,外面铺子门开着,河坊街上人来人往,我起初还愣了一下,以为我在做梦。

转头看了看,我就看到一边闷油瓶坐在大概四五米外的地方,胖子在另一边角落里和二叔在说话,我看到了看见一批人在铺子的外面蹲着。


一百七十八——

再醒过来的时候,首先感觉到的是浑身上下被人包在一层膜里,皮肤就像干裂了一样,紧绷的厉害。我的眼睛完全被黏住的感觉,用力睁都睁不开,想抬手,也抬不动。慢慢我就发现,我的身体上压了很多重物...

【瓶邪】秋后算账

  主要是撒糖,含部分黑花情节哟。


  小花终于把这次雷城救援的支出都理清楚了,在一个灯火辉煌的夜晚,他邀请我们秋后算账。

  胖子指了指在坐人员一溜的背心裤衩,说道:“花姑娘,你对季节的认知不符合现实情况啊!”又扯了扯我的大衣外套,小声提醒我:“赶紧脱了!不然只跟你一个人算!”

  小花果然只把账摊开在我面前,微笑着看着我。我一脸苦逼,他肯定只跟我算,我养我全家。不过小花这次下去救闷油瓶和黑瞎子,损失的确过于惨重,我亲眼所见他好几个亲信都折在了里面,要不是九门已经是一盘散沙了,恐怕现在又是一场腥风血雨。当然这些人头不可能全算在我头上,所以小花要跟我一起捋清楚。

  我随手翻了翻账...

【瓶邪】借鱼竿

  黑瞎子是个在任何环境下都可以生存的人,这也是他传授给我的首要本领,他的自律和张汪两家比起来不遑多让,牛逼的人都以留存为大。要是让这些人去传递奥运圣火,应该能轻松环绕地球一周,不过黑瞎子嘻嘻哈哈点圣火的模样忒不正经,一定会让领导觉得丢脸,罚写一堆检讨。

  想到我埋头写了六天的雷城报告,我顿时一个激灵。

  黑瞎子癫笑着问我:“跟你借个鱼竿,抖什么,你家鱼竿很值钱啊?”

  “切,我差你这点钱么!”

  “徒弟,你可是一落千丈了啊,你丫现在比我还穷!”

  他一副春风得意的样,不知道他靠着“男人的最后一次”诓了我二叔多少钱,也不知道这些钱能在他兜里揣多久。我想让他悠着点,别落个晚年...

刚刚被江风太太表白了 @江风入云 

第一个给我发私信的人,还没点开就直觉是她。可能因为我也喜欢江风太太的作品,对她印象很好,她对我也很热情,所以要聊天的话下意识地希望对象是她吧。

忆起和太太相识巧合颇多,此番交谈也十分投契,感叹都是缘分,很愉快!

同样表白江风太太,能和你一起磕瓶邪真是太好辣!

【瓶邪】学习行为

  雨村有很多老人,很少的年轻人和女人。

  吴邪出去办事的时候一遇到女人就头皮发麻,她们三三两两地站在路两边的农房楼下,一边停止聊天一边用目光探究路过的人,猜测他要去哪儿和他要做什么。等他走过之后便开始热烈谈论:“那谁谁从杭州来的,都快四十岁了还没有女人……”

  她们掌握着村子里的秘密。吴邪有时又十分好奇,女人能无聊到什么地步,等走过一段路之后,他问张起灵:“这些婆娘在扯啥?”

  张起灵耳力不凡,但这个问题没什么意义,因此不会回答他。吴邪已经十分习惯他的沉默了,不再会感到尴尬。就如同习惯了假如他在外面睡着了,张起灵不会管他,也不会给他披件衣服。

  吴邪有个在美国做过婚姻治疗师的...

【瓶邪】你在想些什么

  一个脑洞的故事。我的脑洞和吴邪的脑洞。


  最近网上爆出许多外卖有多不卫生的黑幕,我妈就老把这些消息转给我。

  我没办法跟她解释,我吃外卖是因为我谈了个对象,我对象有一堆乡下亲戚,现在他们都来杭州创业了,全靠我在养。人数太多每天就叫馆子炒菜送过来了,图个省事。

  不过天天吃快餐确实受不了,周末我决定改善伙食,自己下厨。胖子做了他最拿手的砂锅鱼头,一揭开锅盖满室飘香,真是绝了!不过胖子是觉得让张家人吃这个有些浪费,毕竟他们吃螃蟹都看起来不比吃黄瓜快乐多少。

  为了增添吃大餐的气氛,胖子在餐桌上给张海客讲死水龙王宫的事迹,眉飞色舞,故弄玄虚。他转头对我说:“水越深的地方鱼就越...

© 青锋筝骨 | Powered by LOFTER